多種病痛消除,身體更輕鬆

—— 文國輝(公務員)


二十多年前的一場車禍,讓我病痛纏身,到處求醫問藥都沒有效果。而短短幾個月的禪修,讓我的腰痛、胃酸倒流、和鼻敏感都慢慢消失。我最喜愛八卦內功,讓我的身心靈都輕鬆自在,重試生活的信心。


遭遇車禍,誘發潛在遺傳病

我今年(2016年)53歲,二十多年前,我遇上了車禍,昏迷幾天後才恢復知覺。剛醒來的時候,全身動彈不得,通過一系列的治療,大約一個月左右,才慢慢恢復活動能力。但不幸的是,這次車禍引發了我潛藏的遺傳病,腰椎及頸椎都變得僵硬。

從此我被腰椎和頸椎的疼痛持續困擾,尤其到冬天時,由於身體的血氣運行差,我更會痛得叫苦連天。在疼痛的折磨下,20年來我沒有一晚睡得安寧,總會在半夜中痛得醒來。為了舒緩痛楚,我唯有不斷用熱水淋浴,結果便更難以入睡。為了擺脫痛苦,我四處尋找治療的方法,但是西醫都說以現時技術沒有良方來根治,而中式的治療方法對我又起不了作用,只能靠長期服食最強藥力的止痛藥和其他中藥,以及做運動來防止病情惡化。由於身體痛楚的緣故,我的工作也不得不從中港貨運的前線,退下來在辦公室裡工作。


病痛纏身,患上鼻敏感與胃酸倒流

然而禍不單行的是,鼻敏感和胃酸倒流的毛病也出現在我身上。大約十多年前,我患上鼻敏感,鼻子裡長滿了息肉,堵塞得很厲害,病發後我曾做過息肉切除手術,但很快病情又復發,後來還出現了肉瘤。每天早上,我的鼻子都是被堵塞的,鼻子裡有很多鼻涕。去到一些空氣混濁或者不流通的地方,我的鼻敏感問題就更加嚴重,鼻子呼吸特別不暢通,只能以口呼吸。

大約五年前左右,我又開始頻繁出現胃酸倒流的症狀。晚上用餐過後,常感覺食物好像都堵塞在胸口,十分鬱悶,而且胃酸會上湧至喉嚨,猶如像被火燒一樣,一星期有4至5個晚上發生這樣的情況。醫生說是因為太晚吃飯的緣故,但即使我嘗試早一點吃飯,胃酸倒流的症狀也絲毫未減輕,而且服用胃藥也全無作用。


巧遇菩提,病痛消失了

為了緩解鼻敏感的症狀,我從香港來到馬來西亞休養。大約在2015年11月份,我和太太通過朋友的介紹,去了馬來西亞吧生龍泉菩提禪堂,並在當日請了一些免費結緣的光碟及雜誌回家。我對於光碟和雜誌的內容都非常感興趣,尤其是雜誌中有一個與我的病情十分接近的腰痛見證,深深地吸引了我。我想,或許禪修就是帶我走出灰暗的契機吧!

第二次去禪堂時,有熱心的同修教我做起了大禮拜。修了一個半小時的大禮拜之後,我感到身體非常舒服。接著,我又跟隨大家嘗試走了「八卦」。雖然是初次體驗禪修,但是我卻感到一種難以言語的輕鬆和美妙。從此,我便喜歡上了禪修。我每天都做兩小時大禮拜,走4至5個小時「八卦」,大約持續禪修了十多天後,有一天我的鼻子突然流出很多像漿糊一樣的白色黏液,這與平日的鼻涕是完全不同的。流了幾天之後,我發現原本堵塞的鼻子竟然暢通了!而且自那天起,即使我再到人多、空氣不流通的地方,我的鼻子也依然呼吸通暢!另外一個奇蹟是,我還出現了辟穀現象(編註:「辟穀」是禪修過程中出現的一種現象。表現為不吃飯或者少吃飯,但感覺不渴、不餓,睡眠明顯減少,而且精力充沛、身心輕鬆)。辟穀期間,我完全沒有吃東西,後來只在晚上稍微吃一點,這樣的情況維持了約二十多天。辟穀以後,不知不覺間胃酸倒流的問題竟然沒有再犯。直至現在,大約已經過了半年左右,我都沒有再出現胃酸倒流的毛病,在這期間也沒有做過任何其他治療。

禪修之中,我最喜歡的是「八卦內功」。有一次我在走「八卦」時,感覺能量特別強,雙腳像被火燒一樣,後來全身也發燙。從那天起,我原本不太出汗的身體,也好像暢通了一樣,變得容易出汗了。現在經常是走「八卦」不到半小時,我已揮汗如雨。不僅如此,我的頸椎和腰椎疼痛也開始慢慢改善,頸椎和腰椎已能活動自如,頸部摸上去也沒有僵硬的感覺。以往彎下身去,我只能摸到膝蓋,但現在我可以摸到腳板了。還有最明顯的是,我的睡眠質素大幅提升,晚上不會再因為疼痛而醒來。


禪修讓我自信和重生

禪修之後除了身體的改善,我的心靈也得到了昇華。記得2015年12月份,我在馬來西亞第一次參加八天半禪修課程時,在念佛中我莫名其妙地哭了起來,哭了整整1個小時,哭過以後,整個人都感到輕鬆自在,什麼煩惱都消失了;在一次做大禮拜時,我又了解了懺悔的意義,更加明白了因果。漸漸地,我發現自己比以前柔軟了許多,對他人也更加寬容了。

此外,《金菩提聖經》還幫助我提升了自信。讀過《金菩提聖經》後,我做事變得特別有自信。加上金菩提禪師曾說過的「無論你有什麼目標都要努力實行才行」,我現在做起事情的時候,也感覺比以前踏實多了。

自從接觸菩提禪修以來,我的獲益数之不盡,尤其是20年來的各種病症離我遠去,使我曾經灰暗的人生得以重見光明!從馬來西亞回到香港後,我又繼續參加了2016年1月份的八天半健身班和4月份的念佛班。真的很感恩菩提禪修帶給我的重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