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與科學 :禪修應對偏頭痛

  據世衛組織2012年的報告顯示,在全球成人中,過去12個月內至少出現過一次頭痛症狀者占47%;18-65歲的成年人中,則有1/2至3/4的人曾在過去一年中犯過頭痛;其中超過10%的人出現過偏頭痛。約4%的人每個月頭痛的天數至少達15天。另據科學研究,長期偏頭痛的人還容易出現焦慮、憂鬱的症狀,同時,這些症狀又會加劇頭痛的程度。   禪修應對偏頭痛 所謂「頭痛欲裂」、「痛不欲生」,相信偏頭痛者對此體驗頗深,更兼疼痛持續數小時到數天不等,真可謂苦不堪言;痛到極致者,甚至以頭撞牆來試圖轉移痛點。若這般頭痛頻繁發作,對於普通的戶外活動只能望而卻步,正常的工作學習也變成了奢侈夢想,很多人還因此而引發了精神方面的抑鬱,落落寡歡,毫無生趣。   有多少人正在經歷偏頭痛? 據世衛組織2012年的報告顯示,在全球成人中,過去12個月內至少出現過一次頭痛症狀者占47%;18-65歲的成年人中,則有1/2至3/4的人曾在過去一年中犯過頭痛;其中超過10%的人出現過偏頭痛。換句話說,100個18-65歲的成人之中,偏頭痛的人占十多個。約4%的人每個月頭痛的天數至少達15天。另據科學研究,長期偏頭痛的人還容易出現焦慮、憂鬱的症狀,同時,這些症狀又會加劇頭痛的程度。   偏頭痛問題容易解決嗎? A答案是否定的。 首先,偏頭痛的發病原因尚不清楚。現有的研究認為,偏頭痛可能與家族遺傳有關,而遺傳病的治療充滿挑戰性。其次,偏頭痛的有效診斷有所缺乏。據世衛組織報告,在全世界範圍內,本科醫學教育用在頭痛專題上的時間僅有4小時。部分公眾也意識不到頭痛需要正規治療,一旦頭痛發作,很可能不會就醫,而選擇就近購買藥物服用,因此得不到針對性的治療,導致病情拖延。 此外,長期緊張和疲勞容易誘發偏頭痛。現代生活處處充斥著緊張與壓力,因此治療很難一蹴而就。部分女性在月經期易偏頭痛,這又與內分泌和代謝相關,要完全調整的確有難度。還有的與飲食相關,至於是哪一種飲食誘發偏頭痛,每個人都不太一樣。   替代療法的应用 控制偏頭痛所用的藥物,長期使用會產生明顯的副作用;另外,偏頭痛反覆發作時,也缺乏特效止痛藥;兩種因素疊加在一起,導致很多人面對偏頭痛時開始使用替代療法。呂貝卡·韋爾斯(Rebecca Erwin Wells)等人在2008年所發表的論文中指出,美國國家衛生局在2007年訪談調查了2萬3千餘人,發現在過去的三個月中,約有2740萬的美國成人曾頭痛過,其中49%的偏頭痛者曾在過去一年中使用過替代療法,而替代療法中,深呼吸、打坐冥想、瑜伽這三項身心療法(Mind/body interventions),是最常用的。 根據2008年12月美國替代醫學中心,及隸屬於疾病防控中心的衛生統計中心發布的調查資料,成人使用最多的替代療法是:天然產品(17.7%)、深呼吸(12.7%)、打坐冥想(9.4%)等;而孩子們使用最多的替代療法中,天然產品、深呼吸、瑜伽、按摩、打坐冥想位列前8名。可見人們對這些方法並不陌生,而且使用較多。 至於替代療法緩解偏頭痛的滿意度,2013年亞當斯(Adams)等研究者曾有所總結。他們在《頭痛》(Headache)第53期發表論文,回顧了所有相關文獻,指出:使用替代療法的人數眾多,除美國外,加拿大一項研究發現,19%的偏頭痛者在過去的12個月中至少諮詢過一位替代療法師;意大利對頭痛者進行的三項研究表明,偏頭痛者中有31%採用了替代療法。至於替代療法對頭痛的緩解作用,很多頭痛者表示滿意度很高。譬如蘭伯特(Lambert)等人曾指出,60%的受調查者認為替代療法能減輕或極大減輕他們的頭痛;馮·彼得(von Peter)等人指出,60%受訪的頭痛者認為替代療法可能有減緩頭痛的作用。而武科維奇(Vukovic)等人的研究表明,替代療法療效的滿意度與頭痛程度相關,其中39%的偏頭痛者認為有效。   禪修緩解偏頭痛的研究 替代療法不等於禪修,而是一個比禪修大得多的概念。那麼,禪修用以緩解偏頭痛的作用又如何呢? 2014年3月刊的《疼痛護理》(Pain Manag Nurs.)發表了一篇文章,標題為「禪修療法:偏頭痛患者初次習練即見效」(Meditation-based treatment yielding immediate relief for meditation-naive migraineurs)。共27位年齡在26-71歲之間的偏頭痛者報名參加此項研究,對報名者的要求是正在頭痛、從未練習過禪修,每月頭痛發作次數2-10次不等,並且有偏頭痛的診斷書證明。禪修前後,人們分別自我報告頭痛程度,並用李克特量表(Likert scale)測量情緒緊張度(範圍為0-10,數位大小與情緒緊張度成正比)。20分鐘的禪修後,疼痛降低率為33%,情緒緊張度降低43%。作者認為,既然禪修有如此明顯的減輕疼痛、降低緊張度的作用,護士可以酌情採用以幫助頭痛者快速緩解疼痛,或者他們自身可以在等待藥物生效的同時進行禪修,來輔助緩解頭痛和緊張情緒。 2008年8月發表在《行為醫學期刊》(J Behav Med.)上的文章「偏頭痛和禪修:宗教性禪修有用嗎?」(Migraines and meditation: does spirituality matter?)稱,83位從未有過禪修經驗的偏頭痛頻繁發作者,被分別教授了4種禪修方法:宗教性禪修(Spiritual Meditation)、內觀世俗性禪修(Internally Focused Secular Meditation)、外觀世俗性禪修(Externally Focused Secular Meditation)、肌肉放鬆法(Muscle Relaxation),每天修20分鐘,前後修了一個月。與習練其他三種方法的人相比,習練宗教性禪修的人頭痛發作頻率極大降低,焦慮和副作用極大減少,同時疼痛忍受度、與頭痛相關的低效能度(self-efficacy)、與存在相關的幸福感大幅提升。 2014年第54期《頭痛》(Headache)刊登了一篇《禪修對於緩解偏頭痛的效果的隨機對照實驗:初步研究》(Meditation for Migraines: Read more about 禪與科學 :禪修應對偏頭痛[…]

多種病痛消除,身體更輕鬆

—— 文國輝(公務員) 二十多年前的一場車禍,讓我病痛纏身,到處求醫問藥都沒有效果。而短短幾個月的禪修,讓我的腰痛、胃酸倒流、和鼻敏感都慢慢消失。我最喜愛八卦內功,讓我的身心靈都輕鬆自在,重試生活的信心。 遭遇車禍,誘發潛在遺傳病 我今年(2016年)53歲,二十多年前,我遇上了車禍,昏迷幾天後才恢復知覺。剛醒來的時候,全身動彈不得,通過一系列的治療,大約一個月左右,才慢慢恢復活動能力。但不幸的是,這次車禍引發了我潛藏的遺傳病,腰椎及頸椎都變得僵硬。 從此我被腰椎和頸椎的疼痛持續困擾,尤其到冬天時,由於身體的血氣運行差,我更會痛得叫苦連天。在疼痛的折磨下,20年來我沒有一晚睡得安寧,總會在半夜中痛得醒來。為了舒緩痛楚,我唯有不斷用熱水淋浴,結果便更難以入睡。為了擺脫痛苦,我四處尋找治療的方法,但是西醫都說以現時技術沒有良方來根治,而中式的治療方法對我又起不了作用,只能靠長期服食最強藥力的止痛藥和其他中藥,以及做運動來防止病情惡化。由於身體痛楚的緣故,我的工作也不得不從中港貨運的前線,退下來在辦公室裡工作。 病痛纏身,患上鼻敏感與胃酸倒流 然而禍不單行的是,鼻敏感和胃酸倒流的毛病也出現在我身上。大約十多年前,我患上鼻敏感,鼻子裡長滿了息肉,堵塞得很厲害,病發後我曾做過息肉切除手術,但很快病情又復發,後來還出現了肉瘤。每天早上,我的鼻子都是被堵塞的,鼻子裡有很多鼻涕。去到一些空氣混濁或者不流通的地方,我的鼻敏感問題就更加嚴重,鼻子呼吸特別不暢通,只能以口呼吸。 大約五年前左右,我又開始頻繁出現胃酸倒流的症狀。晚上用餐過後,常感覺食物好像都堵塞在胸口,十分鬱悶,而且胃酸會上湧至喉嚨,猶如像被火燒一樣,一星期有4至5個晚上發生這樣的情況。醫生說是因為太晚吃飯的緣故,但即使我嘗試早一點吃飯,胃酸倒流的症狀也絲毫未減輕,而且服用胃藥也全無作用。 巧遇菩提,病痛消失了 為了緩解鼻敏感的症狀,我從香港來到馬來西亞休養。大約在2015年11月份,我和太太通過朋友的介紹,去了馬來西亞吧生龍泉菩提禪堂,並在當日請了一些免費結緣的光碟及雜誌回家。我對於光碟和雜誌的內容都非常感興趣,尤其是雜誌中有一個與我的病情十分接近的腰痛見證,深深地吸引了我。我想,或許禪修就是帶我走出灰暗的契機吧! 第二次去禪堂時,有熱心的同修教我做起了大禮拜。修了一個半小時的大禮拜之後,我感到身體非常舒服。接著,我又跟隨大家嘗試走了「八卦」。雖然是初次體驗禪修,但是我卻感到一種難以言語的輕鬆和美妙。從此,我便喜歡上了禪修。我每天都做兩小時大禮拜,走4至5個小時「八卦」,大約持續禪修了十多天後,有一天我的鼻子突然流出很多像漿糊一樣的白色黏液,這與平日的鼻涕是完全不同的。流了幾天之後,我發現原本堵塞的鼻子竟然暢通了!而且自那天起,即使我再到人多、空氣不流通的地方,我的鼻子也依然呼吸通暢!另外一個奇蹟是,我還出現了辟穀現象(編註:「辟穀」是禪修過程中出現的一種現象。表現為不吃飯或者少吃飯,但感覺不渴、不餓,睡眠明顯減少,而且精力充沛、身心輕鬆)。辟穀期間,我完全沒有吃東西,後來只在晚上稍微吃一點,這樣的情況維持了約二十多天。辟穀以後,不知不覺間胃酸倒流的問題竟然沒有再犯。直至現在,大約已經過了半年左右,我都沒有再出現胃酸倒流的毛病,在這期間也沒有做過任何其他治療。 禪修之中,我最喜歡的是「八卦內功」。有一次我在走「八卦」時,感覺能量特別強,雙腳像被火燒一樣,後來全身也發燙。從那天起,我原本不太出汗的身體,也好像暢通了一樣,變得容易出汗了。現在經常是走「八卦」不到半小時,我已揮汗如雨。不僅如此,我的頸椎和腰椎疼痛也開始慢慢改善,頸椎和腰椎已能活動自如,頸部摸上去也沒有僵硬的感覺。以往彎下身去,我只能摸到膝蓋,但現在我可以摸到腳板了。還有最明顯的是,我的睡眠質素大幅提升,晚上不會再因為疼痛而醒來。 禪修讓我自信和重生 禪修之後除了身體的改善,我的心靈也得到了昇華。記得2015年12月份,我在馬來西亞第一次參加八天半禪修課程時,在念佛中我莫名其妙地哭了起來,哭了整整1個小時,哭過以後,整個人都感到輕鬆自在,什麼煩惱都消失了;在一次做大禮拜時,我又了解了懺悔的意義,更加明白了因果。漸漸地,我發現自己比以前柔軟了許多,對他人也更加寬容了。 此外,《金菩提聖經》還幫助我提升了自信。讀過《金菩提聖經》後,我做事變得特別有自信。加上金菩提禪師曾說過的「無論你有什麼目標都要努力實行才行」,我現在做起事情的時候,也感覺比以前踏實多了。 自從接觸菩提禪修以來,我的獲益数之不盡,尤其是20年來的各種病症離我遠去,使我曾經灰暗的人生得以重見光明!從馬來西亞回到香港後,我又繼續參加了2016年1月份的八天半健身班和4月份的念佛班。真的很感恩菩提禪修帶給我的重生!

擺脫失眠,擁抱快樂人生

– 納塔莉亞, 紐約 清晨,我睜開眼睛看了看鬧鐘,5點20分。「耶!太棒了!」我的心裡湧起一陣陣舒暢的喜悅。每天早上起床後看到鬧鐘的時針指向5點,我就感到無比的開心和滿足,心底泛起無限的感恩…… 失眠曾讓我痛苦不堪 我叫納塔莉亞(Nattalia),今年(2016年)36歲,是一名技術工程師。從前的我,抑鬱、煩躁、失眠、悲傷,彷彿被困在一個痛苦的漩渦裡,怎麼都逃不出來。而現在,我所有的一切都在往積極、健康、快樂的方向轉變,這一切變化,都源於菩提禪修。 在接觸菩提禪修之前,因為個人生活的問題,我被失眠困擾了一年多。那時候,我每天晚上10點鐘上床睡覺,凌晨3點就會醒來,醒來後再也無法入睡。早上5點半,我需要起床準備上班。但是因為從凌晨3點到5點的這段時間裡的失眠,導致我第二天工作時,身體總是疲憊不堪,無精打采。為此,我每星期都去看一次心理醫生,每次1個小時,然而並沒有多大改觀。這種痛苦的狀態讓我感到窒息和絶望。 遇到了禪修的陽光 對我來說,人生的痛苦遠遠不止是失眠。從小時候開始,由於家庭的原因,抑鬱的情緒一直糾纏著我。最痛苦的時候,我曾經用刀割自己的手臂。後來我知道,我患有輕度抑鬱症,我總覺得令人痛苦的事情是那麼多,而開心的時光總是那麼短暫。我的心裡一直裝著怨恨與報復。因為在我很小的時候,我的爸爸就遺棄了我們,從來不幫助媽媽,所以我一直恨著我的爸爸;而在一次與別人合夥做生意時,我又被合作夥伴騙走了150,000美金,這使我更加痛恨傷害過我的人。 為了多一點快樂,我想盡一切辦法讓自己忙碌起來。我忙於工作、交朋友、健身、跳舞、旅行。但是快樂非常短暫,當我健身完出了一身汗回到家,或者是結束了旅行再回到現實生活中時,我發現生活又回到了原來的軌道,於是內心又開始沒有了生機和陽光,痛苦的感覺依然擺脫不掉。 2016年3月17日的下午,我路過一家禪堂。禪堂門外的廣告語吸引了我:「菩提禪修帶給你健康、快樂」。健康、快樂,這不就是我一直在尋求的嗎?於是我走進了禪堂,並當即報名參加了2016年3月19日到3月27日的菩提禪修健身班。 健身班點亮我的人生 在禪修健身班的第3天,我無緣無故地不停地流淚。第4天,在做「大光明修持法」的無量印的時候,我感到身心變得光明起來,整個人清淨了許多。那天晚上,我從10點睡到第二天早上5點醒來,而且睡得很香甜。早上醒來時,好像有一陣微風帶著香甜的味道飄過來,感覺很美妙。在健身班的第5天,修練「大光明」時,我感覺自己真的融入到了慈悲的光明中,接受到了能量的加持,我的內心變得更加舒緩平和。回到家後,我把曾經恨過的人的照片拿出來都貼在牆上,我發現自己竟然不再恨他們了。看到照片中的一張張笑臉,我甚至回憶起曾經跟他們在一起的快樂時光,於是我決定原諒他們。這時,我的心結真正地打開了,心中的憎恨也煙消雲散了。我很感恩菩提禪修,讓我學會了放下和原諒,也學會了慈悲和堅強。 從健身班第4天開始,我的睡眠狀況就奇蹟般地好轉了。如今,我每天都有7個小時的睡眠,並且睡得像嬰兒一樣香甜。健身班之後,我仍然堅持禪修。只要有時間,每天我都會做兩遍「大光明修持法」,以及「清淨觀想法」。 走進菩提禪修之後,我才發現,以前求之不得的快樂其實很簡單,只要打開自己的心胸,讓身體和靈魂都接受禪修的洗禮,讓心靈接受光明的能量,就能夠獲得快樂,邁向光明的未來!